当前位置:赌场评级»论坛 互动 情感天空 (转载)一个地下情妇的血泪史,这是我一位好姐妹的故事 ...
楼主: happy0109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转载)一个地下情妇的血泪史,这是我一位好姐妹的故事,她是一位落魄的富家千金

  [复制链接]
21#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3:59 | 只看该作者
  18

  宋衍闭眼沉吟一会,最后浴室花洒开启后,浴室里映着他修长的身影。
  陆欢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窗外灰蓝的天,她没一丝睡意。
  宋衍围着一块浴巾,线条流畅的胸膛处还有水珠缓缓滑落,他手里拿着一块白色毛巾擦干头发,坐在床头,看向坐起的她问道“怎么不在睡一会。”
  陆欢笑了笑,“睡不着了。”
  起床脚刚着地,宋衍长手一伸便将她重新扑倒在床上,整个脸埋在她颈窝处,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肌肤上,许久才说“在陪我睡一会。”
  宋衍有个习惯,在睡觉时,总喜欢抱着她入睡,他睡觉从来没稳定作息的,有时凌晨一点,有时早上四点,往往陆欢都睡醒一觉起来了,却总被他重新拖回床上,又陪他睡一觉。
  现在若是有人问她什么最厉害,那么就是睡功,天下间独一无二,何时何地都能睡着。
  宋衍呼吸均匀,大概已经睡着了,陆欢被他霸道抱着不敢动弹,因为他睡眠一向很浅,稍有一点动静,他就会醒来,这大概就是防备意识很重的人。微微凌乱的发丝垂在他紧闭的眼皮上,直挺的鼻子,线条冰凉的薄唇。平时深邃而疏离的眼眸此时紧紧闭着,很容易让女人怜起母爱这词。
回复 支持 反对

本文地址:http://www.gxadc.com/thread-289948-2-1.html
文章摘要:(转载)一个地下情妇的血泪史,这是我一位好姐妹的故事,她是一位落魄的富家千金,停止过教育质量金石至交,电瓷涉税睹著知微。

使用道具 举报

22#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3:59 | 只看该作者
  19

  陆欢对于心内新奇的想法,忽然止不住笑了出来。
  宋衍睁开眼眸,眼里清明一片,根本不像刚睡醒之人,他看着她嘴边笑容问道“是什么让你这样开心的笑。”
  她止住笑容,像哄孩子似的放柔声音道“没有,睡吧,睡吧....”
  可能他真的是疲惫了,第一次顺从陆欢的话,闭上眼重新睡了过去。
  当陆欢再次醒来,身旁早已没有宋衍的身影,她伸了个懒腰,穿着睡衣下了楼。
  宋衍已经西装革履坐于餐桌前,手上拿了一份财经报道在看,完全没有先前疲惫的模样,精神抖擞衣冠楚楚。
  反而是陆欢睡了这么久,腰酸背疼。
  “醒了。”
  王妈为陆欢拉开椅子,她坐下后喝了一口牛奶,眼睛眯成月牙形状道“今天不忙吗?不用去公司吗?”
  他低下眉,并没有看她,而是依旧漫不经心翻着手中的报纸“忙,宋启东在。”
  宋启东是他哥哥,是宋霍国大儿子。
23#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3:59 | 只看该作者
  20

  宋衍的母亲是二房,赌场评级:宋启东的母亲在宋衍母亲还没进入宋家大门便死了,而宋霍国日益衰老,夺权老套的戏码也随之浮出水面,宋衍防他防得跟贼似的。
  一碗水端不平确实是句实话,就比如说她和陆岑一,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人,永远偏爱她姐姐的人。
  陆欢不太爱过问公司的事,尤其是夺权之事,她转移话题道“我今天邀了赵欣然去逛街。”
  “嗯,钱够花吗?”
  “你上次给我那张卡里的钱,我都还没动呢。”
  宋衍合住报纸,慢条斯理吃了一小块土司,之后优雅端起精致的陶瓷杯,喝了一口咖啡“喜欢什么,自己买。”
  宋衍对她用钱方面非常大方,如果真拿赵欣然的马桶小开相对比,卢比真是相差甚远。
24#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3:59 | 只看该作者
  20

  宋衍的母亲是二房,宋启东的母亲在宋衍母亲还没进入宋家大门便死了,而宋霍国日益衰老,夺权老套的戏码也随之浮出水面,宋衍防他防得跟贼似的。
  一碗水端不平确实是句实话,就比如说她和陆岑一,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人,永远偏爱她姐姐的人。
  陆欢不太爱过问公司的事,尤其是夺权之事,她转移话题道“我今天邀了赵欣然去逛街。”
  “嗯,钱够花吗?”
  “你上次给我那张卡里的钱,我都还没动呢。”
  宋衍合住报纸,慢条斯理吃了一小块土司,之后优雅端起精致的陶瓷杯,喝了一口咖啡“喜欢什么,自己买。”
  宋衍对她用钱方面非常大方,如果真拿赵欣然的马桶小开相对比,卢比真是相差甚远。
25#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3:59 | 只看该作者
  19

  一,皮相不行。
  二,手下家产不行,虽然同样是富二代,但是和宋氏集团相比差太多。
  三,能力不行,宋衍在商战场上面不改色坑人钱,而卢比却一副经典败家子样,不知道窝在哪个高级会所抱洋妞烧发卡人币。
  这就是资本家与败家子的不同之处,有异曲同工之妙。
  赵欣然常常和她抱怨,她问卢比在市中心最繁华地带要一套房子,问了大半年,却没捞到一个厕所,如果用宋衍给她的钱,在西华苑买一套别墅估计都够,但前提是房子她买了放在那里养蚊子,宋衍是绝对不允许她离开他半步,更何况搬离这里,因为他怕她用他的钱,瞒着他在外头养小白脸。
  这一步确实要防范于未然,因为现在有好多职业小三都是走这路数。
  “我吃好了,你慢吃。”
  陆欢吃完最后一口火腿,转身上楼换衣服,宋衍意味深长的声音响起“别忘记,下个月去参加慕念的婚礼。”
  陆欢脚步一顿,差点摔在楼梯口,她颤抖抓住扶手站稳后,依旧抬起步子,往上走,并没有回答他。
26#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0 | 只看该作者
  20

  宋衍到底什么意思,明明婚礼还在下个月,参加婚礼的晚礼服已经提前为她买好就不说了,还时时提醒她心中的痛楚,仿佛明天就是慕念结婚似的,诚心让她不痛快。

  站在衣柜面前,眼花缭乱的衣服让她难以抉择,她发楞了好久,才随手拿一件碎花雪纺裙换上,又将长长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穿了一双亮色的鱼嘴鞋。

  镜子内的陆欢完全是青春洋溢的女孩,可眼底一片乌青,她想问她何时有了黑眼圈。
  一个慕念就已经让她难过不已,还外加一个禽兽宋衍,时不时在她伤疤上踹上一脚。

  赵欣然在电话里,十万火急叫嚷道“陆女王!江湖救急!快!快!快!”
27#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0 | 只看该作者
  21

  当她到达两人约定地点后,却看见她窝在两人时常去的咖啡店,优哉游哉过着她的小资情调。

  陆欢心内涌上一股怒气,将手中古奇包往桌上一扔道“什么事啊!这么急!”
  赵欣然狗腿为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谄媚道“没事,就想让你陪陪我。”

  陆欢很不爽睨了她一眼道“我今天心情很不爽。”
  赵欣然似乎知道她在烦恼什么,笑道“是不是慕念下个月结婚?”

  陆欢撇了她一眼道“你怎么知道。”
  “林氏集团千金即将嫁人的消息我能不知道吗?”

  她叹了一口气道“烦死了,不说这些事了,说吧,今天去哪里打发时间?”
  “SPA”
28#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0 | 只看该作者
  22

  陆欢不禁打个寒蝉,哀嚎道“算算我们一个月要往美容院跑多少趟,赵欣然适可而止吧,每天被各种化学用品给包围,对皮肤不好。”

  赵欣然看了眼自己小麦色肌肤再看对面陆欢白皙剔透的皮肤瞬间想去美容院念头更加深刻。

  “不行,我一定要把我这层黑皮给变白,不然我都得嫉妒死你。”
  赵欣然对自己小麦色肌肤一点也满意,冬天还好,脸上可以涂点BB霜,夏季却怎样也遮

  不住,陆欢只要穿一条浅色雪纺裙她就会重创一回。
  陆欢无奈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蜜色肌肤也挺有看头,健康又有活力,不像她的肌肤仿佛

  长年不见阳光,甚至还带点病态白。
29#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0 | 只看该作者
  23

  她扶额道“我可以选择不去吗?”
  “不可以!你必须得陪我!”

  被她斩钉截铁拒绝,陆欢也知道在反抗下去也是无力,因为她的倔强与专制和宋衍有的一拼,但宋衍比她高上几个级别。

  两人闲聊一会,正午的太阳更加烈了,赵欣然打了一把小阳伞和陆欢并肩站在马路口上等司机来接。

  陆欢不解为什么不坐在咖啡厅等,两人硬要站在太阳低下,“其实我们可以在咖啡厅坐
  着等司机来接的。”

  赵欣然垫脚左右张望道“今天是卢比送我们去美容院,他说让我们这个地方等他。”
30#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24

  “既然有人送,你还让我陪你干嘛?”
  “他下午还有事,我一人无聊。”

  太阳如此火辣,陆欢脸颊通红,赵欣然却没事人似的,颇有兴致将脑袋当鸭头左摇右摆。

  正当她想抓狂时,一辆迈巴赫停在两人跟前,陆欢打量几眼光彩夺目的车身不禁想,排场倒是挺大。

  下来的正是赵欣然口中时常提起的卢比,穿着方面人模狗样,只是长相方面有点欠缺。
  并不是她以貌取人,而是看久了宋衍去看寡淡的卢比她实在没有更好的评价。

  卢比自认为帅气取掉墨镜,伸出手搂住赵欣然纤腰,亲热喊了一句“dear”
  不避嫌在她脸上亲一口后,才看向站在旁边的陆欢道“您好,两位美丽的女士很高兴为

  您们服务。”
31#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25

  说完,做了一个绅士礼仪,赵欣然捂着嘴角对着满脸黑线的陆欢眨了眨眼调皮一笑,然后最先迈入迈巴赫副驾驶座位。

  陆欢无奈也只能跟在其后,坐入后座。
  期间赵欣然每隔五分钟提一次宋衍,开车的卢比听后不满道“宋衍是谁?看你挺崇拜他的。”

  赵欣然含沙射影道“当然,宋氏集团少东家,对我们家欢欢好着呢,你看她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够你给我两年的零用钱了。”

  卢比当时不以为意,听见赵欣然满嘴满口都是别的男人,心里早已不爽,哪还管得了这宋衍到底是何方神圣,便酸酸道“难道我给你的还不够吗?”

  赵欣然横了他一眼,“我要房子你给吗?”
  卢比不想在美女面前失了风度,咬牙切齿道“不就是房子吗?老子又不是给不起。”
32#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26

  赵欣然趁热打铁,在他侧脸上重重吻了一下,兴奋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行,行,行,好说。”

  最后他似乎回味过来,将车一踩刹车惊道“宋氏集团!宋衍!好家伙!我家那老东西上次扔了一个合作项目给我,让我去找宋氏集团合作呢,连主管阶级得人都没见上一面,

  就被拒绝了。”
  他谄媚看了陆欢一眼道“陆小姐,不如哪天帮我邀一下宋总,我请他吃顿饭?”

  陆欢笑了笑道“这些事他从来不让我管的,不好意思。”
  卢比向赵欣然使了个眼色道“你不是要房子吗?西华苑的房子随便你挑。”

  赵欣然来劲了,对着陆欢哀求道“陆欢,你就帮帮他吧,不就吃顿饭吗,你去和他说说嘛。”
33#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27

  陆欢无语,伸出手作势要推开车门下车道“不去美容院了是吧,那我下车了。”
  赵欣然隔着座位伸出手拖住她,对着卢比骂道“你还算什么男人啊!自己的事,自己去搞定。”

  骂完又恳求看向陆欢道“你说好陪我去美容院的。”
  陆欢只能作罢,到达美容院后,卢比扔了一张卡给赵欣然说是随便刷,刷爆了打电话给他。

  赵欣然笑的喜滋滋的,一口一个亲爱的,令陆欢起一层鸡皮疙瘩。
  两人趴在美容椅上,美容师手法纯厚,两人均是满足叹息。

  正在做全身水疗的赵欣然一边享受一边哼了哼道“我家那凯子今天给足我面子,平时你别说信用卡了,就VIP卡都没一个子儿。”

  陆欢笑了笑,没说话,整个脸埋在椅子下。
  直到赵欣然快要睡着时,陆欢才说“开迈巴赫,多小资情调,不正是你喜欢口味吗?”
34#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28

  “车是好车,二世祖可惜我们却没那么好命,如果哪天我不用依附一个男人过活,我第一件事就去将我妈妈从乡下接过来享福。”

  赵欣然和陆欢是大学同学,外加死党,两人关系最铁,陆欢一直知道她家情况不太理想,爸爸每天就是喝酒赌钱,母亲累死累活都不够还赌债,她从小有一个梦想,赚了大钱后,带着母亲远走高飞。

  或许每个人心间都有梦,尽管在旁人眼中微不足道。
  “你想家了?”

  “嗯,有点,我有两年没有回家了,不知道她怎么样。”
  陆欢感同身受道“不如你今年回去一趟?反正你也每天没事可干。”

  赵欣然抬起脸看向同样在看她的陆欢道“不行,男人最喜欢见缝插针,敏感时期,必须坚守阵地,倒时候被人端了窝都不知道。”
35#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29

  陆欢看着她明媚的脸,一时竟笑不出来,“别太逞强了,虽然男人同样重要。”
  赵欣然对她咧嘴一笑道“我知道。”

  回到家,宋衍在她出门后不久也去了公司,因为美国分公司前段时间出了一些问题,有许多事情都需要宋衍亲自出面,而他哥哥宋启动在前一个月便被宋霍国从美国调回国

  内,一山不容二虎,以宋衍这样精明的人,自然不会让到手一半的政权在归给宋启东一半,这几天早出晚归,陆欢也乐的清闲。

  今天听赵欣然谈起她的母亲,陆欢忽然后知后觉,她也有许久没去看自己母亲了。
  于是第二天去超市买了许多生活用品,打了个电话给几天没回家的宋衍报告,他淡淡说

  “我陪你去。”
  陆欢立马拒绝,她听出电话里的声音是有多疲惫,他这工作达人肯定又是几天几夜没有

  睡觉,而且她很希望两人在一起时间最少便是最好。
36#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30

  她是自己打车去医院的,并没劳烦司机们,也没叫上赵欣然同去,免得她触景伤情。
  王锦华住的是VIP病房,吃穿用度全部是精心打理,这也都是宋衍吩咐医院的,

  医院王锦华的主治医师看见陆欢来了,便热情和她打招呼,告诉她王锦华近期的精神状况。

  陆欢得知母亲病情有待稳定,恍然间竟松了口气,她感谢笑道“谢谢医生,我会来医院常来看她的。”

  主治医师礼貌笑道“陆小姐是孝子啊,不仅给母亲上好的生活环境,还时时刻刻有人来探望,有女如此夫妇何求啊?”

  陆欢无心在与他多交谈,淡淡聊了几句,便往王锦华所住病房走去。
  病房是敞开的,她刚想迈步进入,却看见一个背对着房门坐于病床的背影。

  王锦华难得精神稳定满面笑容和他说笑着,两人似乎聊起什么愉快的话题,均是哈哈哈大笑。

  陆欢下意识想转身逃离,慕念似乎感应一般转过身便看见陆欢站在门外起身温柔笑道“陆欢,你来了?”
37#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1 | 只看该作者
  31

  慕念俊秀的脸,让她恍如隔世,她眨了眨眼,恢复有一瞬间失明的视线,笑道“嗯,来看我妈。”

  慕念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没有半点生疏感,牵过陆欢的手来到王锦华病床边道“阿姨,欢欢来看您了,您看她带了许多您爱吃的糕点。”

  陆欢被他手心的温度蛊惑了,当王锦华满脸陌生扬起无辜的脸问“你是岑一吗?我女儿陆岑一吗?”

  陆欢看着她陌生的眼神,眼泪有那么一瞬几乎夺眶而出,她笑容满满道“妈,我是岑一,我回来看您了。”

  王锦华忽然高兴得像个孩子,笑起来眼角的皱纹似乎都镀上一层光辉,她牵过陆欢冰凉的手,慈爱而又小心翼翼抚摸着她的脸哽咽道“我的岑一啊,终于来看妈妈了,欢欢那

  小家伙不要妈妈了,你看她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妈妈想她啊,想她。”
38#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2 | 只看该作者
  32

  陆欢的泪再也忍不住了,抱住王锦华消瘦的身子扑入她怀中大声哭泣道“妈!我是欢欢啊!我来看您了!我也想您!非常想您!”

  王锦华抱着她,轻轻抚着她的背,嘴上虽然带着责怪语气,但眉眼间尽是慈爱,她道“你又骗妈妈了,欢欢早已经被他送入国外了,她再也不会回来看我了。岑一啊,妈妈只有你了,你不能再离开妈妈了,你还要去美国找回妹妹呢。”

  王锦华精神有时好有时坏,经常将陆欢错认为陆岑一,陆欢每当看到她慈爱的眼神,总有一股夺门而出的冲动。

  她所有伪装的坚强终于在王锦华怀里得到卸载,慕念洗了几个水果走了进来,递了一张纸巾给她,“多大的人了,还和小时候一样爱哭。”

  陆欢抽泣道“要你管,你不也和小时候一样爱充当大小孩吗?”
39#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2 | 只看该作者
  34

  陆欢意识到两人语气间的亲昵,不由得止住了想说的话。
  慕念似乎看透她的心思,拿着水果刀坐在她身旁,修长修之间握住一个苹果,细细的削皮。

  窗外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细碎打在他栗色的头发上,整个人似乎都被光晕所包围。
  陆欢仿佛觉得时光又回到两人曾待过无数次的午后。

  温柔俊秀的少年总爱逼她看书,有时候答题不老实,便拿出手指间的笔轻轻敲着她脑袋不带一丝严厉骂道“笨蛋,这么容易的题目都答不出来,你看这道题用实际公里数去计算,然后套用公式.......”
40#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14:02 | 只看该作者
  35

  慕念见她望着他发呆有些好笑道“怎么老毛病又犯了,这么大,还爱对着别人发呆。”
  陆欢回过神,她脸微微红了,将侧向窗外树叶掩饰道“谁,谁看你了,我在看外面树叶。”

  慕念不揭穿她,将手中苹果分成一小块,喂了几口王锦华,又将剩余的拿给她道“快吃吧,小馋嘴。”陆欢横了他一眼道“不准这么喊!”

  “我都叫习惯了,那你让我怎么喊。”
  陆欢吃了一口甜甜的苹果霸道道“反正就是不能这样喊。”

  王锦华坐在一旁,看两人吵嘴笑道“我家岑一哦,脸红啦,你看,你看那脸红的喔,跟门前柿子树上的果子一样。”

  陆欢慎怪一声道“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