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赌场评级»论坛 互动 情感天空 扒一扒我这些年谈过的前任们(转)
楼主: 爱鱼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扒一扒我这些年谈过的前任们(转)

  [复制链接]
41#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09 | 只看该作者
  说完这句话,我这才想起坐在我对面的不是我的损友刘婷婷,我也不是正在家门口的麻辣烫摊子上和那些串青菜串豆腐战斗,有点尴尬,我张口就解释说:“味道很好,谢谢罗先生请我吃饭。”

  罗建文冷哼了一声之后,挺不屑地说:“开个价吧。”

  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问了一句:“什么?“

  罗建文挺不耐烦地拿着自己的手机按来按去,低声说了一句:“我要包你,你一个月收多少钱?“

  我的脑袋轰一声炸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本文地址:http://www.gxadc.com/thread-290768-3-1.html
文章摘要:扒一扒我这些年谈过的前任们(转),迈克咖喱粉蠢蠢欲动,市花滔滔滚滚弃婴。

使用道具 举报

42#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09 | 只看该作者
  看罗建文的表情,不耐烦加嫌弃,反正没有一点看上我的意思,而我长得又不是倾城倾国,还把整个淘宝时热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没有一点气质可言,他包我干嘛?

  莫名其妙,又觉得他这是羞辱我,有点郁闷也有点恼气上冲,我忍不住拉高声线说:“罗先生,你可能找错人了!“

  罗建文却不紧不慢地说:“陈三三,你接下来别跟我说,罗先生,我陈三三不是那样的人,我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花得开心。你只需要跟我说,我要多少多少钱,谢谢罗先生就行。这样来钱多快,好过你跑到我的场子里面陪那些老男人喝得死去活来。“

  他说完这番话之后,有点不屑地看着我,我张了张嘴,最后挥手招来了服务员要账单。

  两个人一共吃了398块,我按捺住内心被一刀刀切割的心痛感,掏出两百块放在桌子上,然后慢腾腾地说:“罗先生,我们还不熟,也不好意思白吃你的饭。至于你说的那事,不知道什么原因你找我,当然我可以肯定你不是因为看上我了,毕竟我长一副寒碜样。而且我想,罗先生看起来挺有度量的,不会因为我不识抬举拒绝了你就把我炒掉吧?“

  说完这番话,还没等罗建文继续说话,我又立马说:“罗先生,你慢慢用,我先回去上班了。“
43#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09 | 只看该作者
  有点郁闷地回到上班的地方,我急急忙忙去换衣服的时候,另外一个区的谢彩萍跑过来冲我说:“陈三三,怎么今天那么晚啊?包厢里面有个客人指名要跟你买酒,丽姐先过去招呼了,你赶紧过去啊。“

  我换好衣服按照谢彩萍给的包厢号推门进去,丽姐一看到我就瞪了我一眼,最后把我推到那个客人身边说:“好好招待着,看起来他像大水鱼。“

  我被推得踉踉跄跄,一下子半倒在沙发上,坐在旁边喝闷酒的男人转过头来示意丽姐出去带上门。

  顺手按掉瞎嚷嚷的音乐之后,他微微笑着对我说:“陈小姐,过来坐好,你喝一杯,我就跟你买五千块的酒。“

  我的脸瞬间有点挂不住了。
44#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这个要我喝酒就跟我买酒的男人,不用说,他是张明朗。

  我不知道他是钱多了烧着了,还是无聊了找个乐子,反正他脸上的表情跟大多数来酒吧里面消费的男人差不多,看不出什么异常。

  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挪了挪自己的身体,坐端正了之后说:“张先生,我只卖酒不陪酒。“

  张明朗忽然笑了,笑得让人摸不头脑,可是卧槽,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是跟以前那样,就是他妈的帅得没朋友那种。

  我的脸瞬间有点挂不住了。  这个要我喝酒就跟我买酒的男人,不用说,他是张明朗。  我不知道他是钱多了烧着了,还是无聊了找个乐子,反正他脸上的表情跟大多数来酒吧里面消费的男人差不多,看不出什么...
45#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他的手指叩了叩茶几,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陈三三,明明昨天晚上,我看你陪刘胖子喝得挺开心的,怎么的,他就算是客人,我不是?“

  我张了张嘴,还来不及说话,他就端起桌子上一杯酒递给我说:“喝了它。“

  我的嘴唇就快要咬破了,我的手心里面全是汗,他却以一种特别贴近的姿势凑过来,递到我嘴边,最后说了一句让我特别难堪的话,他说:“陈三三,难道你都习惯让那些男客人嘴对嘴喂你的吗?“

  我的脸腾一声变得更红,往后倒了倒,接过那杯酒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我喝。”

  喝完我就后悔了,张明朗给我倒的是43度的威士忌,进入喉咙之后有点烧灼的感觉,也可能是喝得太急了,有点呛着了,我咳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然而我这样的狼狈,张明朗就这样安安静静收在眼里,等我停止了咳嗽之后,他才漠然地说:“拿五千块的酒,记在我账上。”

  我应声站起来,说了一声好,然后走到柜子那边,在面上拿酒单过来递给他。

  张明朗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了一句:“你帮我决定就好。”
46#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我只好接过话说:“张先生,希望你别为难我,你想买什么酒就买什么酒,我不想别人说我强买强卖。”

  张明朗依然挺无所谓地换了一个倒靠在沙发上的姿势,舒舒服服地卧在那里之后快速转换话题说:“你那个对你很好的高中男同学呢?”

  我愣了一下之后,硬着头皮继续编:“他,他在家里。”

  包厢里面的灯光也暗的,张明朗的脸被揉进这一片昏暗的灯火里面,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最后他淡淡地说:“有空约出来唱K啊,我挺好奇他什么样的人。”

  谎话精的悲剧在于,当她撒下第一个谎,她后面就得创造出无数的谎言来圆之前的谎,以免被拆穿。

  我稳了稳心绪,慢腾腾地说:“他在老家,不过来深圳的。“

  张明朗哦了一声之后,冷冷地说:“挺久之前,听你说过他来深圳了。“

  我只得硬着头皮岔开话题说:“他回家考驾照,深圳的难考。”
47#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我以为张明朗还会在这个话题里面纠缠,谁知道他转而问:“你几点下班?”

  我只得昏昏沉沉地答了一句:“凌晨两点。”

  张明朗听完我这番话,他忽然飞快地俯身过来,靠在我耳边说:“陈三三,你觉得你今晚的服务值多少钱?”

  我还没来得及答话,他就侧了侧身体,掏出钱包抽出薄薄的小沓钱,如同昨晚刘哥那样,越过我的工作服,拉开我的Bra带把钱塞到了我身上。

  张明朗走了之后,清洁部的同事过来清理包厢的时候,我还有恍惚,一个人站在储物柜那一边,把他给的小费抽出了看了看,1200块,我确实缺钱得有点爱钱,可是这些钱由他用这样的方式给我,我知道自己自作孽可是还是有点难受。
48#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接下来我上班的状态都不是很好,熬到下班出门的时候秋意料峭冰冰凉凉,还意外下起了蒙蒙细雨。

  来上班的时候走得急,我看着是阴天也没带伞,只好冒雨过了马路取了车,打算冒雨骑车回去。

  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推着车刚刚走到马路上,它给我掉链子了。

  这条马路不算是大路,没有比较明显的人行道和自行车道,我怕堵塞了交通要被罚钱,就把车移到旁边蹲下来和那些乌黑黑的车链子战斗,谁知道它比谁都顽强,老半天也没能把它弄上去。

  这时身后有车朝我响喇叭,我回头看了一眼之后实在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下:“响什么喇叭,马路是你家的啊!而且我有靠边啊。”

  车上面的人可能看我一点反应也没有,又按了一下喇叭。我觉得我靠边了,车上的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就继续修自己的车,忽然有人开门出来了。

  深圳这地方什么人都有,我刚才说话语气有点冲,该不会生气了下车来找茬吧?
49#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赌场评级:这条路这个点人烟稀少,自我防卫心理让我往后缩了缩。

  刚才还牛逼,转眼变耸逼,说的就是我这类人。

  走过来的男人慢慢靠过来,我慢慢看清了他的脸。

  原来是张明朗。

  他看了看我又看看我那辆破车最后说:“我送你回去。”

  秋雨把我的头发淋得有点湿嗒嗒的,我的刘海全部贴在了额头上,顺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之后,我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自己,自己回去就好。”

  说完我又蹲下来拨弄那些链子,谁知道它似乎跟我斗气,老半天不好。
50#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张明朗估计站在那里抱着看戏的心态看了一阵,随着雨越下越大,他忽然伸出手来按住我的手,提高声音说:“陈三三,够了!”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个愣神,张明朗忽然扶住自行车的把手,三两下把它往路边推去,快到绿化带的时候他顺势把车一甩,然后奔过来拽着往他车那边走去,把我塞进去之后他坐到了驾驶室上面,若无其事地说:“你住在哪里?”

  我的衣服大部分都湿了,有点无所适从地坐在那里,吞吞吐吐地说:“我的车还在这里。”

  张明朗用无所谓的口吻说:“坏了,扔了。“

  对于我来说,那辆破车也是财产啊,我哪里舍得丢了啊,我执意要下车去,张明朗忽然又提高声音极其认真的语气说:“陈三三,如果你对我有一丝一毫的愧疚感,你能不能现在听我的?“

  我被这句话弄得有点愣神,在我反应不过来的这几秒钟里面,张明朗继续说:“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太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

  我低着头,最后说了一句:“我自己回去就好。“
51#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我以为他会不耐烦地吼我,开车门让我滚,谁知道他发动了车子,在车的飞驰中淡淡地说了一句:“既然你不想回你家,那就去我家。“

  我张了张嘴想喊他停车,可是他却认真地盯着前面的方向,一点理会我的意思都没有。

  感觉自己有点无趣,我只好抱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也可能是那种贪婪得想跟他多呆一会的心态,我自作镇定地越过有点朦胧的车窗朝外面看去,深圳凌晨两点蒙蒙细雨,远处的灯火寂寥冷清闪闪躲躲。

  我的思绪飞快。

  此刻我挺幸运的,我爱的人坐在我旁边。

  不幸的是,他是前任。
52#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张明朗以前开车很横冲直闯,而现在就算车速很快也很平稳,在奔跑了差不多40分钟之后他停住了车,我正要伸手解开安全带的时候,他忽然伸出手按住了我的手。

  然后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忽然抬起另外一只手覆上我的脸,而他的脸就这样贴了过来。

  气氛开始有点微妙,暧昧就像一条细细的线牵动了什么似的,我的脸瞬间红了,一个惊慌,赶紧把脸扭到了另外一边去。

  张明朗似乎是低低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我,又是平淡的语气说:“下车吧。“

  他按密码打开门把我推进去的时候,一阵冷冽的空气迎面而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眼光能去到的地方,接触到的都是冰冷冷的大理石,有点拘束地站在那里,张明朗忽然低声问了一句:“你晚上留宿在别的男人家里,你男朋友,他不会介意吗?“
53#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0 | 只看该作者
  他的眼神里面带着意味深长的意味,我知道在他的意识里面我就是那种无耻的女人,无论我说什么我都是,所以我抿着嘴,站在那里,跟一块木头似的。

  张明朗却又轻松地换了一个话题,问我:“喝什么?“

  我的双手绞在一起,过了半响才说:“我还是先回去了。“

  张明朗听完我这句话之后,似乎有点得意地说:“呵呵,密码锁,知道密码才能开门出去,你是准备爬窗出去吗?这里是十一楼,我倒是挺想看看你这三年是不是变身超人了。“

  我循着他说的话转过头去看了看那道门,上面果然装着一个有数字按键的面板。我的眼光就在那里停了一阵,恍惚地收了回来。

  张明朗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他从冰箱里面拿了一瓶水自顾自地拧开喝了一口,然后继续问我:“喝什么?“

  我咬了咬嘴唇,最终说了一句傻逼话,我说:“有酒吗?“

  张明朗愣了愣,最后说:“有,但是在我家里喝的话,我不会给你小费。”
54#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1 | 只看该作者
  我哦了一声,依然绞着手指站在那里,不知道把手手脚脚往哪里放比较适合。

  这时,张明朗腾一声站起来,穿越大厅开了一个房间的门走了进去,过了好一阵出来递给我一套运动服,开始发号施令说:“内衣没有,你看着办。先去洗澡。”

  在前任男朋友家里洗澡这样的事,实在让人浮想联翩,也让人感觉怪异,可是我别无选择,身上的衣服湿嗒嗒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关上浴室的门之后,满目还是冷冰冰的奢华,我站在镜子面前看了看,才发现刚才修车的时候,车链上那些乌黑黑的汽油被我无意间带到了脸上。

  尴尬以及很多奇妙的难堪感觉排山倒海涌上心头,我带着有点混乱的心情胡乱洗了洗,最后胡乱地套上张明朗给的衣服,用干毛巾擦了擦头发之后走了出去。

  张明朗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片子,反正上面说的是叽里咕噜的英语,我只能听懂个大概。

  看到我出来,他依然稳坐在那里发号施令:“你衣服洗洗挂到阳台去。”
55#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1 | 只看该作者
  晾衣服的时候,我朝阳台向外面望去,对面就是红树林公园,在阳光灿烂的白天里面人头攒动的公园,半夜在细雨朦胧下显得孤寂冷清,这样的比较让人心生叹息。

  正出神,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在看什么?”

  我一个激灵,颤抖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

  张明朗就站在离我不远的位置,耸了耸肩之后他靠到冰凉的护栏边,循着我的目光看出去,有点意味不明地说:“这房子很好对吧。”

  我嗯了一声。
56#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2 | 只看该作者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下去,而是转而说:“给你准备了46度的烈酒。陈三三,如果你能喝一瓶,我就原谅你那一年对我做的所有事。”

  我惊讶地抬起头,望向他,他的眼神里面有一种我看不懂的东西,不是爱恨,而是那种让人难受的冷漠。

  我走回到大厅里面,才看到茶几上面就放了一瓶酒,开了的。

  没有半点迟疑,我伸手拿起那瓶酒,连看都不看,直接送到了嘴边,仰起头让它倒灌到我的嘴里面。

  最后,张明朗把我的只喝了一半的酒抢了去,又是提高声音说:“够了!”
57#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2 | 只看该作者
  我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他又继续说:“陈三三,你就没点自己的主见吗?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那么我让你跟我一起下地狱,你去不去?”

  我惊诧地站在那里,怯生生地看着他,他忽然把那半瓶酒重重放回到茶几上,伸出双手捧住了我的脸。

  喝下去的烈酒在我身体里面各种奔腾,喝得太急也有点呛,我都快被呛出眼泪来了,他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凑过来,覆在我耳边一字一顿地说:“今晚,像背叛我一样背叛他吧。”

  他说完,伸出左手覆上了我的耳朵。

  我顿了顿,最后狠狠地推开了他。
58#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2 | 只看该作者
  酒精的副作用很快上来了,我有点头重脚轻,可是我的意识异常清晰,我盯着他问道:“张明朗,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明朗没有躲开我的眼光的意思,他冷着脸,冷冰冰地说:“不想怎么样。就想试试你心里面还有没有我。”

  我笑了,差点笑出了眼泪,可是那种笑容很不屑的。

  最后我一字一顿地说:“早就没有了,要不然我也不会离开你。”

  我口是心非得厉害,演技也炉火纯青,表情恰到好处,导演不找我去演戏都显得浪费,说不定我一上镜就能拿一个本年度最佳谎话精奖。

  我来不及为这个演技高超的我鼓个掌点个赞,我的心里面明明有人挥着菜刀乱砍,可是我的脸上必须看起来风淡云轻。
59#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2 | 只看该作者
  因为我知道我必须铁石心肠。

  因为我知道我已经配不上他。

  酒精也是一个好东西,它继续解开了我的困兽境况,因为它的作用,我的头越来越重,最后直接卧倒在了沙发上。

  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在梦里面,张明朗笑得阳光明媚朝我伸出了手。

  我快要触碰到他的手的时候,就像在拍电影需要转换镜头一样,所有的场景都换了。
60#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14:12 | 只看该作者
  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我随后见的那个有钱男人,肮脏的工地,面前看不清表情笑得猥琐刺耳的男人,我惊慌地朝楼上逃窜的时候越紧张就越缓慢,被好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拉住,最后我听到了一声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惊醒了过来。

  哪怕这样的梦境经常入侵,我也还是吓出了冷汗,回过神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冰冷冷的大理石折射出来的光线,而我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个被子,不远处的白色枕头上,有一大滩斑斑的泪痕。

  头痛欲裂,我抵住头半爬起来,怯生生地轻轻咳嗽了一声。

  不知道张明朗是不是还没睡醒,反正偌大的空间一点反应也没有。

  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一张白色的纸张上面。

  挪过去拿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还是如同以前那种龙飞凤舞。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